欧美成人电影_欧美大片电影_欧美电影在线观看

十八歲的藍色運動衫

时间:2020-05-22 11:35:06 出处:欧美成人电影_欧美大片电影_欧美电影在线观看

  一

  追夏小朵的男生一大堆,但她卻沒一個看得上。馬淘淘趴在陽臺上一面呼呼刷牙,一面忿忿不平:老天爺啊,你這是怎麼安排的?不想要男朋友的,你給她安排那麼多高富帥,想要男朋友的,你連一個窮矮矬都舍不得賞賜,你還讓不讓人活啊?

  確實,追夏小朵的男生不乏高富帥,但夏小朵傢裡本身也不缺錢,所以,她不但不受此誘惑,還從心眼裡鄙視這類拿著父母血汗錢擺闊的公子哥。

  也正因為這樣,夏小朵在大學裡混瞭整整兩年,仍是單身。

  21歲生日的時候,馬淘淘語重心長地跟夏小朵說:姑娘,人傢書裡說,18歲之前沒有談過一場完整戀愛的人生是殘疾的,我看你現在的狀態不是殘疾,是癱瘓。

  夏小朵故作深沉:你懂什麼?濫竽充數還不如空無一物。我是在用我的整個心靈來等待即將到來的真命天子,明白不?

  醒醒啦,就算你等到瞭你的真命天子,可誰敢保證你就是這位真命天子的紅顏知己?你以為他會拉著你的手跟你說四個字,是,我願意?我估計,他八成跟你說的四個字是阿彌陀佛!

  夏小朵懶得理馬淘淘,這種狂轟濫炸,夏小朵早就習慣瞭。

  不過,今年夏天,夏小朵怎麼也想不到,陳少安竟然會跑來外語學院考研。這個從當日母校傳來的消息,差點沒讓夏小朵昏厥過去。

  陳少安不是什麼高富帥,說白瞭,就是一個窮教師。才華嘛,有點,會寫兩句小詩。樣貌嘛,勉強可以歸為帥哥一列。但傢世背景,那就真是太寒磣瞭。不然,他也不必簽訂合同帶薪考研。

  馬淘淘絕對想不到,一直在夏小朵錢包裡的那張照片上的男人,竟然會是陳少安。馬淘淘看來看去都不明白,夏小朵到底喜歡陳少安哪一點。

  夏小朵懶得和她解釋,她最近正樂得不行,腦子裡滿是高三時候站在六樓朝陳少安扔粉筆頭的場景。

  二

  那時候,陳少安剛剛大學畢業,天天運動裝,一臉青澀。

  夏小朵還記得當年春末的體育課,她一個人躲在教室裡睡大覺,直到放學之後陳少安回教室取資料她才知道,原來已經下課。

  大雨嘩嘩地在窗外瓢潑。陳少安看她笑笑:夏小朵同學,趕緊回傢吧,等會兒經過學校的公車就沒瞭,已經下課好久啦!

  夏小朵沒帶傘,教室已經空無一人,穿著白底碎花洋裙的她忽然不知該怎麼回去。陳少安從樓上下來時,直接把運動衫披在她的頭上,還沒等夏小朵開口說話,他就一個箭步赤著膀子跑出好遠去瞭。

  夏小朵披著這件略帶汗味的運動衫,心裡有種莫名其妙的甜蜜。運動衫很大,像一把安全的傘把大雨中的夏小朵保護得嚴嚴實實。

  當夜,夏小朵獨自一人在衛生間裡把這件運動衫洗瞭又洗,直到確定曬幹後會有洗衣粉的蘭花香,她才用衣架把它掛到院子去。

  那個雨季,夏小朵過得特別充實。那件淡藍色的運動衫,一直掛在院子的涼風裡。偶爾覺得臟瞭,夏小朵就取回來,重新仔仔細細地洗一遍,然後又接著掛出去。

  她想過要把這件運動衫還給陳少安,但她不知為何,竟然心裡有點舍不得。

  陳少安畢竟年輕,上課的時候,總喜歡穿插幾個網絡笑話。夏小朵忽然開始迷戀英語,她總覺得陳少安說英文時候的語調有點像《泰坦尼克》裡面的傑克。

  高三那年,夏小朵和一幫女生天天站在六樓上挑事,不是朝樓下路過的自己討厭的老師扔粉筆頭,就是爬到天臺上鬼喊鬼叫。

  夏小朵的目標很單一,她從來不去天臺,也不參加其他的惡作劇,她隻是喜歡朝陳少安的腦袋扔粉筆頭。

  隻要在上外語課的時候看到陳少安的脊背上有藍色的點,夏小朵就會特別開心。因為隻有她才會用藍色的粉筆扔陳少安。

  夏小朵想要在畢業的時候把運動衫還給陳少安。可還沒等畢業,陳少安就被調走瞭。學校說他是新老師,經驗不足,不能帶高考班。就這樣,外語老師被換成瞭一個有點禿頂的老頭。

  三

  陳少安當然不知道,這次兩年後的偶然碰面,不過是夏小朵精心設計的陰謀。

  突如其來的大雨擋住瞭所有人的去路。夏小朵站在人群裡,拍拍陳少安的肩膀說:哇,陳老師,你也在這裡?

  夏小朵?哈哈,兩年沒見瞭。以後咱們就是校友瞭,我在這裡讀研。你不用再叫我陳老師瞭,你看我都沒把你們教完。

  之後的故事,順理成章。陳少安和當年一樣,脫下略帶汗味的運動衫頂在夏小朵頭上。隻是,這次有些不同。丟卻教師身份的陳少安,儼然是把夏小朵當成熟悉的校友。他們一同頂著寬大的運動衫在雨中小跑,說一定要去校門外的大排檔好好吃一餐。

  夏小朵的腦子一片空白。雖然她穿著淡藍的百褶裙和高跟鞋,卻絲毫不覺得累。她能清楚地聽到從陳少安鼻孔裡發出的均勻喘息,厚實,且帶著不可抗拒的安全感。她聞到陳少安身上一如當年的味道,她想起那年夏天的陽光和大院子,想起陳少安不辭而別的那個清晨,她孤獨地躲在廁所裡哭得稀裡嘩啦。

  沒人知道夏小朵的秘密。隻是,往事忽然像利劍一樣穿心而過,她覺得甜蜜而又悵惘。

  陳少安夾起一塊燒好的牛肉放到夏小朵碗裡,微笑著說:我還以為你不記得我瞭。我當時剛畢業,沒經驗,教得不好,自己都常常覺得沮喪,也難怪你們常常用粉筆頭扔我

  你知道粉筆頭是我扔的?夏小朵大吃一驚。

  當然知道啦,整個年級的老師有誰不知道?我還知道藍色粉筆是你的專屬。因為每次上課在黑板上標記重點我都找不到藍色粉筆,覺得奇怪,所以放學後我就悄悄檢查過你們的課桌

  夏小朵有點激動。她想哭,她想要告訴陳少安,一直用藍色的粉筆頭扔他,是因為她覺得藍色是屬於她的幸運色,她也想讓陳少安知道,扔他其實不是討厭他,而是喜歡他。

  當然,這些話夏小朵還是沒能說出來。她有點失控,喝瞭很多酒,最後連站都站不穩。

  四

  陳少安在醫務室陪瞭她整整一夜。

  夏小朵醒來的時候,看到陳少安身邊坐著一位長發女子。還沒等陳少安介紹,夏小朵就掙紮著起身跑瞭。

  夏小朵看到他們緊緊相扣的十指,像公園裡互相纏繞的蔓藤,扯也扯不開。夏小朵第一次嘗到心碎的滋味。她一路跑,一路哭,眼淚就像滂沱大雨,止都止不住。

  很久之後,夏小朵在陳少安的博客裡看到一段話,再度淚落如雨。陳少安說:在愛情的時空裡,最可怕的不是平行線,而是相交線那匆匆一會的甜蜜之後,便是漸行漸遠的疏離和冷漠。平行,雖然意味著永無交點,但起碼,彼此可以同行互望,永存懷念。絕口不說愛你,不是因為不夠勇氣,而是害怕連這個僅有的平行機會都失去。

  原來,陳少安一直都懂。

  大三冬天,夏小朵把那件淡藍色的運動衫還給瞭陳少安。陳少安迷茫地說:原來這件衣服在你那兒啊?我找瞭好久都沒找到,以為丟瞭

  坐在包廂裡吃火鍋,窗外雪花飄揚。陳少安中途起身出去接電話的空檔,他的女友主動拍瞭拍夏小朵的手:小朵,你的感覺我都懂。跟少安在一起之前,我心裡也住過另外一個人。那天晚上你喝醉瞭,醫務室要登記資料,需要身份證。少安打電話給我,說他一個男人不好去翻一個小姑娘的包。就這樣,我在你的錢包裡看到瞭少安幾年前的照片。你把他的照片隨身帶著,還保管得那麼好,看得出來,你真的很喜歡他。我沒有半點醋意,因為我也這樣愛過,所以我知道這份喜歡到底有多麼純潔多麼神聖

  夏小朵沒哭,隻是她覺得自己的心忽然被什麼紮瞭一下。

  陳少安的女友讓陳少安單獨把夏小朵送回女生宿舍。夏小朵故作輕松地說:哈哈,你這麼放心?你不怕我把陳少安搶走?

  她上前輕輕抱著夏小朵說:傻丫頭,能被輕易搶走的愛情,那肯定不是真的愛情。你那麼善良、漂亮,相信我,你一定會幸福的!

  夏小朵忍住沒哭。一路上,陳少安不停地問夏小朵:喂,剛才她跟你說瞭什麼?告訴我嘛,快啊

  夏小朵快上樓的時候,陳少安捧著那件淡藍色的運動衫說:有蘭花的香味哦!

  這一次,夏小朵沒忍住,她轉身沖進陳少安的懷抱裡,哭得忘乎所以。陳少安伸出右手輕輕地摸摸她的頭:夏小朵同學,你用那麼多藍色粉筆頭扔我的時候,我都沒哭哦!

  夏小朵笑瞭。當晚,她把陳少安的照片從錢包裡取出來,夾進瞭厚厚的日記本裡。她站在陽臺上雙手合十許瞭一個願,像是跟往事告別。

  第二天,馬淘淘殺豬般的尖叫聲在女生宿舍爆炸開來:啊!夏小朵,你怎麼換錢包啦?發生什麼事啦?你的夢中情人呢?

  夏小朵當然沒有告訴馬淘淘究竟發生瞭什麼。不過,夏小朵寫在書桌上的那張便條她倒是可以看到。

  有些你一直記得的事,或許別人早就忘記。沒關系,青春本來就是不斷的相遇和忘記獻給十八歲的藍色運動衫。

热门

热门标签